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
柴达木:“生命禁区”飞赞歌

关于奥美

柴达木:“生命禁区”飞赞歌

浏览量
【摘要】:
对于张宝贵而言,1955年具有双重意义:一是自己正在母亲腹中孕育,为生命的第一声啼哭积攒力量;二是青海石油勘探局诞生,父亲张步云从鸭绿江畔转战到柴达木石油战场。60年时光荏苒。父亲张步云已然离世,包括张宝贵在内6个孩子中的3个也从青海油田各自岗位上退休,而第三代中的6个孩子又继承父辈事业,相继进入柴达木。而青海油田也实现了从几十万吨产能小油田到千万吨资源基础大油田的华丽蜕变。60年拓荒不止,60年

  对于张宝贵而言,1955年具有双重意义:一是自己正在母亲腹中孕育,为生命的第一声啼哭积攒力量;二是青海石油勘探局诞生,父亲张步云从鸭绿江畔转战到柴达木石油战场。

  60年时光荏苒。父亲张步云已然离世,包括张宝贵在内6个孩子中的3个也从青海油田各自岗位上退休,而第三代中的6个孩子又继承父辈事业,相继进入柴达木。

  而青海油田也实现了从几十万吨产能小油田到千万吨资源基础大油田的华丽蜕变。

  60年拓荒不止,60年奋进不怠。青海油田为共和国写就了一部扎根荒原、奉献青春的辉煌发展史,在“生命禁区”唱响了一曲“我为祖国献石油”的赞歌。

  一甲子拓荒  三代人奋斗

  挺起产业报国奉献能源的责任脊梁

  日出昆仑,光照华夏。历史的光辉照耀柴达木,60年前的张步云并不知晓,这是时代的选择,也是新中国的选择。

  “一五”时期,石油作为工业发展的基础原料被赋予很重的任务。当时的玉门、四川、新疆等产区,难以填补新中国嗷嗷待哺的石油需求。

  柴达木被寄予厚望。上世纪50年代中期,各路石油大军循着悠悠驼铃,挺进了人迹罕至的柴达木。在一支从抗美援朝转业至石油的队伍里,张步云带着孕妻,踏上高原。他希望,柴达木也能为共和国孕育出一个大油田。

  惊喜在1958年到来。地中四井发生强烈井喷,日喷原油800吨,连续畅喷三天三夜后在井场周围形成一个“油湖”。随后,一个位列全国第四、年产30万吨原油的冷湖油田诞生。

  仅有一个冷湖油田是不够的。青海油田还得扛起更大的能源重任。因为新中国还需要更多的油田,柴达木还需要开发更多的冷湖。

  上世纪60年代初到70年代末,青海石油人挥师西进,发现尕斯库勒油田;进军涩北,拉开建设百万吨油田、寻找大气田的序幕。80年代至90年代初,尕斯库勒120万吨产能建设、花土沟至格尔木输油管道和格尔木100万吨炼油厂3项重点工程相继建成。

  历史性突破在1991年到来。青海油田原油产量首次迈上百万吨台阶,成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百万吨级油田。

  当时,已经离休在家的张步云兴奋得差点跳起来。这是他们那代人的梦想,对柴达木意义重大,因为青海油田也随之进入到勘探开发并举、上下游一体化 经营的发展时期,实现了由投入型向产出型、由原料型向产品型、由生产型向经营型的历史转变,为祖国青藏高原提供能源的能力更为强大。

  能力愈大,责任愈大。上世纪90年代中期,青海油田“二次创业”,实施勘探开发并举、油气并举,发现台南气田,天然气储量大幅增加。到1998 年,青海油田全面实现“储量、产量、效益”三个翻番,柴达木成为全国陆上四大气区之一,青海经济发展获得更大的工业引擎,新中国又多了一个清洁能源基地。

  大场面还在继续。新世纪,青海油田全面吹响建设千万吨级大油田的号角。张家第二代的6个子女也成为建设大军的成员,冲到盆地最前线。

  油气化工“三足鼎立”。迅速崛起的化工产品成为继油气之后的又一产业支柱,花土沟、涩北、格尔木成为青藏重要的石油、天然气、化工基地。

  产量储量增势喜人。油气三级地质储量实现七连增,连续5年保持2亿吨以上增长。2009年以来,油气产量年均增长10%,2014年油气当量达到770万吨。

  发展在继续,责任越来越大。像每一次跨越一样,在一甲子的开拓中,青海石油人每一次唱响“产业报国,奉献能源”壮歌,都会在亘古荒原的戈壁和山谷激荡。责任,一定是昆仑山回响的最强音。

  三千米海拔  七成含氧量

  锤炼扎根高原奉献青春的石油精神

  依靠《万物生》唱红的萨顶顶,另一首歌在青海油田更为流行。这就是《奉献年华》。

  久听不厌的青海油田党委书记党玉琪解释说:“这是一首真实反映柴达木石油人的精神之歌。”

  柴达木石油精神是什么?张步云的孙女张丽很清楚。2002年进入青海油田后,她接受过不止一次精神教育。但最切身的体会来自父辈。从记事起,她就成了一个“被奉献”的对象。

  奉献啥?奉献一个爸爸。在咸阳出生、冷湖上幼儿园和小学,张丽的童年记忆更多的是妈妈。爸爸就是一个平均两个月回一次家的“脏”男人。

  “脏”爸爸张宝贵,当时在花土沟的尕斯库勒油田打井。1977年,管理局调整勘探部署,加强盆地西部深层勘探工作。随后,发现地质储量超过1亿吨的尕斯库勒油田。正是上产高峰,作为主力参战队伍3288钻井队的大班司机,张宝贵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在野外度过。

  “看着别的班一天打10米,我们这个班就攒着劲儿要打11米。”张宝贵说,“别的班下了班还多打1个小时,我们班就多干2个小时。”

  不只是他,参战的青海石油人都是如此,渴饮昆仑雪水、饥餐青稞馍……青海石油人身上流淌的血液,决定了他们顾全大局、艰苦奋斗、为油而战。这是青海石油人独有的爱国精神、创业精神、奉献精神。

  精神的力量有多大?青海石油人面对的困难告诉你:海拔在2700米到3800米的高原,含氧量只有内地的70%;风沙漫天飞舞,在风季可以把帐篷刮跑;找不到吃的,组织人手去山里打猎、河里捕鱼;物资缺乏,就地取材,铝盔当饭碗,焊条当筷子……

  尽管如此,一代代的青海石油人还是前赴后继,奉献荒原。油砂山的发现者周宗浚,初进柴达木的向导依沙·阿吉,柴达木“铁人”肖缠岐,当代青年的 榜样、石油青年的楷模秦文贵,新中国首支柴达木石油地质大队队长郝清江,新中国石油工业部第一任总地质师陈贲,车轮没有出过盆地的司机木沙,当金山的“母 亲”侯桂芳,抢救国有财产受伤的劳模张琴秀,魂牵梦绕柴达木的石油专家黄先训,涩北会战、为国捐躯的“六烈士”……艰守荒芜之地,不离不弃,就为了心中最 神圣的目标——为国找油。

  这是柴达木造就的石油英雄,是属于柴达木的集体记忆。时至今日,他们中很多人已经离去,但精魂长留柴达木,长留荒原。

  冷湖四号公墓,墓碑林立。400多位长眠在此的英雄儿女,背靠祁连山,朝向东方——那是祖国心脏的方向。他们在荒凉的柴达木鞠躬尽瘁、燃尽青春。他们用生命亮丽了“生命禁区”,用热血铸就了共和国的石油事业。

  有的人走了,却还活着。为油而战的柴达木英雄走了,柴达木石油精神还在,就像这个高海拔的“生命禁区”,万世永存,亘古不灭。

  八百里瀚海  亿万吨资源

  吐纳解放思想科学发展的革新气息

  在柴达木,有一首无名小诗颇受石油人欢迎。“南昆仑,北祁连,八百里瀚海无人烟,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

  诗非常写实,写出了柴达木的荒凉和困苦。如此荒芜,别说工作,就连生存都是问题,青海石油人却选择了坚守,谁让它蕴藏丰富的油气呢!

  资料显示,柴达木石油资源量21.5亿吨、天然气资源量2.5万亿立方米,截至目前,盆地内的石油探明率26.45%,天然气探明率仅为15.38%。

  为了油气,60年砥砺,60年开拓,柴达木油气勘探从“难点”到“重点”再到“热点”,经历“山重水复”和“柳暗花明”。前30多年,青海油田 用开拓和坚守奠定了柴达木的资源基础;后20多年,用革新和突破实现了柴达木的油气跨越。尤其是进入新世纪,青海油田几乎每个跃升的跨步都吐纳出解放思 想、科学发展的革新气息。

  特别是在认识上,青海油田天翻地覆。进入“十一五”,青海油田重新树立“勘探无禁区,认识无止境,资源就是基础,难点就是潜力”的勘探理念,确 定“石油勘探立足柴西南,天然气勘探立足三湖”的战略部署;针对盆地复杂的自然地理环境和独特的成藏地质背景,强化制约盆地油气勘探关键问题的研究,有效 指导勘探实践;相继实现勘探对象等6个转变,夯实盆地大发现的理论基础和技术保障。

  一个故事足以说明。阿尔金山前的东坪1井是一口高产气井。当这口井打到基岩时,仅见到微弱的油气显示,很多人按照传统理论,认为基岩是油气成藏 的最底端,应该放弃。公司总经理、时任总地质师付锁堂坚定地认为,不要盲信传统,要敢于突破,东坪地区可能是块状的致密气发育区,决定向从未涉足的基岩层 挺进!最终,东坪1井在3159米基岩层系发现了气藏,完钻改造后,日产天然气11.3万立方米,高调宣示了全国最大基岩气田的诞生。

  油气发展,进无止境。理论创新是认识论层面,而工具层面离不开科技革新。它是向前突进的强力引擎。

  近些年,青海油田加大技术创新力度,按照“自主创新、支撑发展”的科技发展方针,从勘探到开发、从工程到地质、从上产到增储坚持科研生产相结 合。2008年以来,获得国家能源科技进步奖1项、青海省科学技术重大贡献奖1项,科研成果应用率达到95%以上,科技增效53亿元。

  昆北大发现背后就有科技的身影。2007年以来,勘探人员利用三维连片叠前偏移成像技术对昆北三维地震资料进行重新解释,发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断裂带和古斜坡构造。就是这样一个此前未曾注意的新技术,给昆北勘探带来了重大转机。

  对认识不设禁锢,对科技不设门槛,青海油田把革新放到了一个新高度,予以尊重、推崇。它带来的结果,犹如多米诺骨牌,大发现接二连三:亿吨级英 东油田、昆北油田,以及中国石油第四大致密油区——扎哈泉亿吨级致密油区……相继问世,逐渐打破了柴达木盆地油气勘探的沉闷局面。

  60年了,60岁了,青海油田老了?青海石油人告诉你,不!相对于地球亿万年沧海桑田,青海油田依然年轻。地下无数的未解之谜,有待青海石油人用更多的60年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