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
看国际原油价格体系是如何养成的

关于奥美

看国际原油价格体系是如何养成的

浏览量
【摘要】:
本轮油价波动,深刻影响着能源产业的当下及未来,并通过石油产业链、生态圈等将油市冲击波传递到经济社会的每个角落、你我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像关注天气一样关注油价,关注油气市场。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为什么”:这次油价波动和以往有什么不同?我们有没有影响油价的手段?石油产业的明天会怎样?我们需要怎样适应这种新变化……提出问题、解答问题,是透过复杂表象、接近事物本质的一条捷径。

 本轮油价波动,深刻影响着能源产业的当下及未来,并通过石油产业 链、生态圈等将油市冲击波传递到经济社会的每个角落、你我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像关注天气一样关注油价,关注油气市场。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为什么”: 这次油价波动和以往有什么不同?我们有没有影响油价的手段?石油产业的明天会怎样?我们需要怎样适应这种新变化……

  提出问题、解答问题,是透过复杂表象、接近事物本质的一条捷径。身处石油圈的你我只有读懂油气市场,才能真正了解我们所从事的行业,明白我们挥洒汗水的价值所在。也唯有看清油气产业发展大棋局,我们才能更有方向更具创造性地投入工作。

  即日起,中国石油报将紧扣时下热点陆续推出“油价十问”。我们真诚期待广大读者将心中的“为什么”告诉我们,启迪我们的智慧、丰富我们的报道。让你我一起带着问题去拨开油价迷雾,洞察能源产业动向,进一步认清历史方位,更好地把握当前、把握机遇。

  如何增强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如何创新石油金融工具,建立真正基于市场需求的中国石油期货市场?如何抓住当前油价波动的历史窗口,让中国在国际原油期货合约中拥有一席之地?在当下具有现实的紧迫性和战略意义。

  他山之石,鉴往知来。反观国际原油价格体系的演进历程,以及波澜跌宕的发展之路,可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借鉴。

  看国际油价体系演进历史

  ——上世纪20到80年代,国际油价体系处于寡头垄断时代,西方石油公司和欧佩克先后把持油价走势;

  ——1986年至今,市场、定价主体、油价影响因素呈现多元化,“价出多门”;

  其间,原油现货和期货市场依靠价格发现优势成为国际石油市场定价的基础指标,世界形成了欧洲、美国和亚洲几大石油市场,WTI、布伦特、迪拜油价成为国际原油价格体系风向标。

  为何WTI、布伦特、迪拜油价在百余种期货价格中脱颖而出

  ——油种有稳定且充裕的产量,充足的库存量可保证现货市场交易稳定进行;

  ——交易市场透明,交易规则完善,而且自由波动,能使交易量保持高度活跃;

  ——期货和现货市场都有成熟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的保障与支持。

  中国如何提升原油期货市场影响力

  ——加快石油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同时加快完善现代市场经济体制;

  ——建立更具开放性、操作性更强的交易机制,同时跟进法律保障,建立合理的监管体系,保障市场公平有序;

  ——创新金融手段,择机推动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建立,构建多层次金融市场系统,推进石油金融一体化。(记者 薛梅)

 

  今年两会期间,加快推出中国原油期货的呼声再起。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及第四大石油生产国来说,中国建立原油期货市场的 意义重大。然而,从2012年上海期货交易所揭牌就开始筹建的原油期货市场,缘何一推再推?如何抓住当前油价波动的历史窗口,让中国在国际原油期货舞台上 占据一席之地?

  有专家指出,中国原油期货“千呼万唤不出来”的背后,有国内市场成熟度和政策因素,但更主要是中国立志从游戏玩家晋级为游戏规则制定者需要实力和底蕴的积累。“十年磨一剑”是必需的功夫。

  那么,国际油价体系究竟是一套怎样的游戏规则?为什么屈指可数的几个地方基准油交易价格能让全世界油气行业视其为行业晴雨表?中国要推出有国际影响力的原油期货合约,目前还存在哪些不足?又面临何种机遇?

  从国际油价体系的演进来看,20世纪20年代到80年代是西方石油公司和欧佩克分别对国际油价进行寡头垄断的时代。但随着油气开发技术的进步, 这种单一组织的垄断局面被逐渐打破,世界形成了欧洲、北美和亚太三大石油市场,石油交易也逐步市场化和规范化,石油价格的影响因素更加复杂。

  从国际油价的形成来看,当今国际原油价格可谓“价出多门”。有欧佩克根据7种原油给出的官方一揽子价格,也有非欧佩克产油国自己结合本国实际制 定的油价体系。原油现货和期货同样具有价格发现的功能。随着石油期货市场的迅速发展,其价格发现功能愈加显著并被市场认可。尤其是今天,全球主要交易所的 原油期货价格是国际石油市场交易的基础定价指标。

  那么,在众多原油交易价格中,为什么期货价格能被逐渐认可并作为国际油价确定的基础?

  这是因为,原油期货提供了一个区别于现货贸易的交易市场,能够连续反映潜在供求状况变化的全过程。买卖双方可以在实物交割的数月前以公开叫价的 方式确定价格并买卖一定数量的商品,交易行情由期货交易所向世界实时公布。公开透明的竞价及完全市场化的交易方式,让原油期货价格能够提前、稳定、客观地 传递出市场供需的变化信号。可以说,原油期货价格已成为国际原油价格的预先指标。

  当然,并非所有上市的原油期货都具备全球性的价格发现与市场调节功能。全球期货交易的原油品种多达200种以上,品质、产地、需求、价格等不尽 相同。经过历史与市场的洗礼和筛选,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英国布伦特原油和中东迪拜原油的期货价格被选来衡量国际石油市场的供需水平。整体 来看,WTI、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具有三个共性特征。

  首先,所选油种的产量供应稳定充裕,有充足的库存可以保证现货交易的稳定进行。充足的产量和库存能催生庞大的现货市场规模,这是三种基准油价格 产生影响力的基础。因为现货市场是期货市场的基础,期货交易的价格反映的是现货市场的供需预期。而流动性大、交易量大的原油期货,其价格发现能力更强。 2013年,布伦特原油日均产量约86万桶,约占全球日均产量(7600万桶)的1%。布伦特现货市场庞大的交易规模和充分的流动性则为期货市场定价提供 了基础。

  其次,三个油种交易市场透明,交易规则完善,价格自由波动,能使期货交易保持高度活跃。期货市场越活跃,市场机制越完善,对信息的反映也就越全 面,其价格发现能力也就越强,其影响也越容易扩展至全球。截至2015年5月,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日均交易量为87.6万手,WTI期货合约日均交易量为 100万手。而WTI期货合约所在纽约商品交易所的能源期货和期权日均交易量超过1亿手,占世界三大能源交易所交易总量的60%。WTI采取连续交易、高 成交速度、服务点遍及全球,这使其价格透明度高、成交量大。

  再次,三大基准油期货市场都有成熟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的保障与支持。期货交易的活跃程度与金融体系的开放程度和国家经济实力息息相关,后两者 也是前者产生国际影响力的前提。原油期货交易有可能带来境外资本流入导致的流动性过剩或不足,这将令母国的金融体系面临极大挑战。例如,WTI期货交易便 是伴随着美国石油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金融市场及其他衍生品市场联动而组成一个复杂的市场体系。WTI期货价格能获得全球性的价格影响力,其背后是 美国成熟的市场经济制度、发达的金融体系及无人出其右的经济实力。

  正是依靠成熟的市场经济和健全的期货市场机制,三大基准油价的影响力受到国际原油市场的认可。目前,市场绝大多数原油交易合同均以一种或几种基 准油的价格为基础进行升贴水,进而形成交易价格。很多地区根据实际采取公认的基准油报价,有些地区则直接挂靠到这三种基准油价格上。当前,参照或者挂靠在 WTI、布伦特和迪拜原油价格上的世界原油份额高达85%,这三大基准油价格在国际油价体系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眼下,中国正在酝酿推出自己的原油期货合约。若想在国际市场上发声,庞大的石油需求是我国的显著优势,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及近期原油价格暴跌等 也提供了机遇,但同时也面临不少困难。过去15年里,随着石油消费重心逐渐向亚洲转移,很多亚洲国家尝试针对本地区推出自己的原油期货,但基本都以失败告 终,16个期货品种仅有3个被保留下来。

  对于我国来说,三大基准油交易市场的成功经验值得借鉴。原油期货市场的产生和运行对环境有着特殊要求,成熟和规范的市场经济制度是原油期货市场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前提。

  我国原油期货市场的目标不能局限于境内投资者的交易市场,而是能吸引境外投资者、生产商、贸易商和消费者的开放、活跃的国际性交易平台,以增强 中国对原油价格的话语权。这需要建立更完善的交易体系、制定更详尽的法规并持续推进金融改革,同时严格监管,保障市场公平有序。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综合处处长杨青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要建立一个能切实反映国内供需并稳定、可持续的原油期货市场,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首 先,要着眼于加快油气行业的市场化改革,吸引广泛的市场参与主体。其次,要建立更具开放性、操作性更强的交易机制。再次,要进一步改变原油现货市场和期货 市场不发达的现状,确保原油期货有坚实的市场基础。最后,要注意择时机推动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建立,构建多层次金融市场系统,推进石油金融一体化。(油价报 道组集体写作,周问雪执笔)

  观潮必读

  国际原油价格体系之历史演变轨迹

  20世纪60年代前:“标价”

  ◇二战后形成的世界石油七大巨头“七姊妹”控制了中东绝大部分石油资源,同时将其单方面决定的“标价”强加给中东产油国,因此二战后3美元/桶的油价某种程度上是殖民价格。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官价”

  ◇1960年欧佩克成立,标志着油价话语权开始向欧佩克转移。

  ◇这一阶段的突出特点是“官价”,即欧佩克定期公布的沙特轻油价格。欧佩克开始取代大石油公司成为国际石油市场的新主角。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揽子油价”

  ◇非欧佩克国家产量上升,主要石油消费国消费量增长趋缓甚至下降,“官价”无法维持,便出现了一个便于多方接受的“一揽子油价”。

  ◇由于社会经济技术的进步,远期交易大量出现,期货市场也孕育诞生。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期货价格”

  ◇期货市场参与者多、流通量大、价格发现及时、能较好地反映市场供求状况等特征,使各方自觉接受期货价格而放弃“官价”“参考价”。

  20世纪90年代至今:多方制衡

  ◇虽然欧佩克强调价格机制,设想建立一个油价高于28美元/桶和低于22美元/桶时便相应增产或减产的机制,以此来协调欧佩克国家间的行动,但是石油市场和价格的主宰者由单极变成多极,油价成为石油市场多方制衡的结果。